梦幻发光光线笔刷,美人鱼尾巴笔刷

图片 1

图片 2

  12月21日,记者采访了做客河南商报“影像河南·影响中国”新闻纪实摄影高层论坛的陈小波。  在11月份的中国第一次照片拍卖会上,有一张照片卖了30万元,有的2000元一张还没人要。有些摄影家惊慌失措了,他们困惑,到底什么照片才是大家喜欢的?陈小波表示:我希望摄影师能有一种坚持,不要今天这个卖得好就拍这个,那个卖得好就拍那个,而必须坚持自己,要有自己的主见。  名人篇  陈小波是新华社高级图片编辑、摄影评论人。在摄影圈,陈小波有很多朋友。而即使那些比陈小波年龄小的人也很少管她叫“老师”,他们都叫她“小波姐”。他们评价陈小波是个优雅,有点小资情调的人。  李媚、贺延光、王文澜、于德水……这些中国摄影界响当当的人物,都是陈小波的朋友,也都走进过“陈小波访谈录”。  访谈篇  走进摄影曾偷着乐  记者:请问你是怎么走上摄影之路的?  陈小波:我1983年毕业于兰州大学,后来被分到了北京。新华社的一个师兄到兰州大学招人,当时新华社并不准备招女生,但是师兄跟学校说,“这个女生招了我们绝对不会后悔。”于是,我和其他两名男生一起进了新华社。  初进新华社,我被分到摄影部对外编辑部,起初我非常不高兴。因为我是学文学的,对摄影是个门外汉。但是不久后,我就开始偷着乐:我喜欢艺术,摄影本身就是艺术。我喜欢写作,摄影部对外编辑部常常一写就是两万字。  那时我也暗下决心,要做中国最好的图片编辑。尽管摄影不是我全部的生命,但这辈子我是不会与摄影分开了。  读书时自己最可爱  记者:什么时候觉得自己最可爱?  陈小波:读书的时候。那时,我最爱自己。我给朋友的礼物大多是书。这几年我送的最多的是《圣经》、《西藏生死之书》、《沉思录》、《黄帝内经》、《西方正典》……  我的朋友生了孩子不久,我给新生儿的礼物也一定是有很好看的插图的《唐诗》、《宋词》。新妈妈大叫:“我的孩子什么时候才能看懂啊?”我说:“给你看的啊!”  现在,只要我两岁的女儿看到我看书,就会说出书的名字,“妈妈,《圣经》。”一看到我听音乐就说,“妈妈,莫扎特,鸡(柴可夫斯基)。”  我不想做成功女人  记者:怎么看待成功女性?  陈小波:成功女性意味着要牺牲很多去抗争,但得到的只有那么一点。我不想做成功女人。我认为自己的生命是顺水而动的。对我来说,生命就像一个水流。当它流淌的过程中撞到一个大石块的时候,不能硬顶。走不过去时,她就顺水而动,结果往往发现前面的天地更开阔。  记者:请问你觉得2006年中国摄影的大事是什么?  陈小波:2006年的摄影界是混乱、让人捉摸不透的,也是充满生机和希望的。  今年的大事主要有两件,一件是今年10月份“2006北京·影像专家见面会”;另一件是11月份的中国第一次照片拍卖。  10月份的专家见面会,是来自全世界最著名的30个策展人、画廊经理人、出版商和摄影评论家与中国300名摄影家的“约会”。对300名中国摄影家来说,如果作品被画廊推荐,就可以进入画廊销售,再也不用为一张照片卖80块钱而出售自己的尊严。如果被出版商发现,作品就会被出版商出版。如果被艺术评论家发现,他的名字就会进入艺术史……一方是摄影师,一方是影像专家,双方都有选择。而300名摄影师和30个专家,组合的可能性为三百的三十次方。  而在照片拍卖会上,有摄影人的照片一张可以卖到30万元,有的2000元一张还没人要。有的摄影家看到了成为富翁的希望,也有的摄影家惊慌失措了,他们困惑:到底什么照片才是大家喜欢的?这件事情引发的震荡是我没想到的。但是不管怎样,我都希望摄影师能有一种坚持,不要今天这个卖得好就拍这个,那个卖得好就拍那个,而必须坚持自己,要有自己的主见。(商报记者宋光华)[FS:PAGE]  陈小波谈摄影圈朋友  我和他们有秘密通道  我和他们有秘密通道  陈小波说,她希望自己身边的每一个人都是快乐的。陕西摄影群体中的胡武功、侯登科是摄影圈里有名的喜欢皱眉头的人,但是在陈小波的影响下,他们都学会笑了。陈小波告诉他们:“不乐就别和我说话。”  陈小波说她和摄影圈的这些朋友有一个“智慧的秘密通道”,这个通道只有他们自己知道。即使他们半年才相见一次,也只需要一句话,就能马上洞悉对方的思想。“我们很少见面,甚至谈话在我们之间都是奢侈的事情,但是我相信他们绝不可能在背后说我的坏话,而我也不可能说他们的坏话,虽然我对他们的优点和缺点都了如指掌。我也不使用与他们之间的关系,他们也不使用和我的关系,也正如此,我们的关系才更长久。”  有人问陈小波,你有这么多朋友,就不怕人家占便宜吗?陈小波说,我和朋友在一起,更多的是沾光,因为我分享着他们的智慧。  他们是值得敬重的  去年,哈尔滨一个民间摄影组织邀请陈小波、邓维以及中国摄影家协会副主席、《经济日报》摄影部主任、高级记者邓维、于文国一起去讲课,陈小波先到。但是因为那几天突降大雪,北京通往哈尔滨的火车和飞机都停开了,邓维和于文国就包了一个很破旧的轿车从北京开到了哈尔滨,开了将近18个小时,他们说,上百个学员集合在一起不容易,他们都在等着呢。“等到邓维和于文国两个到了哈尔滨,人都冻得变形了。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不让我敬重?”  河南摄影家于德水、闫新法等人在影像方面都是天才,但是他们却拿出大量的时间来为河南摄影编撰《河南摄影50年》,而用这些时间,他们可以做很多自己的事情。这些都是陈小波敬重的人。  有一次,陈小波和胡武功、于德水、贺延光一起出去讲课。他们并没有坐在一起,但当陈小波回头看到他们的时候,顿时觉得很踏实。  他们其实有很多支点  2004年10月,《人民摄影报》准备开办一个访谈性的栏目。而陈小波对摄影有很独到的见解,在摄影圈人缘也好,和许多人是朋友。中国摄影家协会副主席、《经济日报》摄影部主任、高级记者邓维因此推荐陈小波,于是就有了陈小波在《人民摄影报》的访谈录。  陈小波说,她采访的人首先是她的朋友,因为她比较熟悉他们。即使这样,陈小波在采访前还是会设置70~80个问题。目前,陈小波已经完成了包括李媚、贺延光、于德水、胡武功等30多个国内外摄影家的访谈。“访谈录已经基本完成了。我所选择的这30个人都是中国很杰出的摄影师,他们已经能代表中国当代摄影的水平。”  摄影只有100多年的历史,在整个文化界还只能算是个小弟弟。但陈小波说,她的这些摄影师朋友并不单是靠摄影来支撑,他们其实有很多支点。实际上,他们吸引陈小波的,恰恰是摄影之外的巨大空间,“阅读之于丹青、写作之于李江树、古典音乐之于王文澜、收藏之于李杰、女性隐秘世界之于李媚……”  在自己的博客上陈小波说,只说摄影我只想和他们见一次。不说摄影,我总想见他们。因为他们在摄影之外的生命是那么丰富饱满而且神秘。  黑明很值得贺延光有点悲哀  10年间黑明出了15本图文书。“想了就做”是黑明标志性的特征。  有人提出黑明的作品不够完美,有很多问题,但是陈小波说,黑明这一生绝对值。她把贺延光和黑明比较,说贺延光完全可以出一本《见证此生》,因为他拍摄了太多有深远影响的照片,在25年的摄影生涯中,他见证了几乎每个重大历史事件的发生——贺延光可以算是中国最有影响的摄影记者,但是他也只是在前不久才出了一本小册子。陈小波说,当贺延光把这个小册子交到她的手上时,她真的替贺延光悲哀。  而黑明不是,他说自己没有时间像绣花针一样做事,他要把所有的想法都先变成事实,所以这些年他《走过青春》、《磨难人生》、《寂寞喧嚣》、《古城平遥》、《古城丽江》、《100年的新窑子》等一本接一本的出。[FS:PAGE]  陈小波说,其实,摄影人最缺乏的也许就是这种想做就做的劲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