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0

把美女照片调出唯美的色调,最早的中国影像与作者埃及尔

把美女照片调出唯美的色调

1826至1827年间,尼埃普斯拍摄了世界上第一张可以“永久”保存的影像。1827年,尼埃普斯与达盖尔在巴黎见面,从这一天开始,两位摄影先行者致力于摄影术的发明。1839年,法兰西科学院在巴黎宣布摄影术诞生,路易•达盖尔的发明被命名为“达盖尔银版摄影法”。

  有文字记载关于中国最早的影像拍摄活动,是英国人巴夏礼爵士的日记(Sir Harry Parkes)。1842年,巴夏礼爵士作为英国特命全权公使璞鼎查爵士的见习中文翻译,随璞鼎查一行乘维多利亚女王号沿长江而上直奔南京。7月21日,英军攻打镇江,清军失败后,于1842年8月29日双方签订《南京条约》。在攻打镇江之前的7月16日,巴夏礼在他的日记中记录了麻恭上校与伍斯纳姆医生俩人共同合作,在镇江下游二十五公里处(可能是金山附近)用达盖尔银版摄影法拍摄了一幅影像,这是关于中国最早的一幅影像的拍摄记录,日记中明确记载了拍摄时间和拍摄地点(英文,现与中国地名还没有完全对应上)及拍摄方法和两位摄影人,但这幅影像一直没有被后人发现。

  迄今为止,被发现存世最早的中国影像是埃及尔1844年10月至11月在澳门和广州拍摄的影像。这批影像存世数量小于四十幅,绝大部分由法国摄影博物馆收藏。法国人阿方斯•尤金•于勒•埃及尔(Alphonse Eug è ne Jules Itier)1802年4月出生于巴黎,1877年10月13日在蒙彼利埃去世。父亲是法国军官,17岁学校毕业后,进入法国海关工作,1832年前后任督察,1843年至1846年任中国、印度、大洋洲贸易委员会会长,埃及尔是一个非常聪慧且对数学和自然科学赋有天赋的人,同时埃及尔还拥有地质和农业方面的理论知识和经验,他像人文学家那样在他的日记中记录了他对农业、地理、医药、人民生活大量的观察和感受,他作为巴黎科学艺术学会和法国地理学会的会员,是一位懂科学的技术官员,他在完成执行公务的同时深深的迷恋着达盖尔银版摄影法所拍摄的影像。1843年,埃及尔任访华贸易使团代表赴中国、印度和太平洋群岛工作,据法国公使拉萼尼记录,1843年12月12日,埃及尔乘“西来纳号”离开布雷斯特,于1844年8月15日抵达澳门。埃及尔所著的《中国之行日记1848》记录,由于他抵达澳门的几周中忙于制订条约,根本没有时间进行拍摄,直到1844年10月中旬才抽出时间进行达盖尔银版摄影法的拍摄。1844年10月中下旬,埃及尔拍摄了《澳门南湾》、《澳门氹仔口岸》、《澳门中国城区》、《澳门中国城区的妈阁庙》(《澳门的庙宇》)以及最为著名的《全权代表聚集在阿基米德号轮船上》(1844年10月24日,黄浦,中、法双方代表在阿基米德号上签署《黄浦条约》时的合影)。1844年11月间拍摄了《广州街头的民众》、《广州全景》、《广州一个有名的人家》、《广州高官》、《广州市郊潘仕成别墅主楼》、《广州城西部一览》等达盖尔银版摄影法的影像。

  2012年5月24日,泰瑞•贝内特陪同我在伦敦参观了他藏于伦敦西南佳士得艺术品库房中的中国早期影像,这些影像包括《中国摄影史1842-1860》、《中国摄影史1861-1879》中的数百幅十九世纪早期中国影像原作,及数十本十九世纪早期原始摄影集,我拿起埃及尔1844年10月拍摄的《澳门南湾》这幅原作认真观看,《澳门南湾》这幅作品选入泰瑞•贝内特英文版《中国摄影史1842-1860》封面,观看这幅作品时,我产生了疑问,和我从以前掌握的资料中看到的埃及尔拍摄的澳门和广州作品尺寸是不一样的,这幅作品尺寸较小,回到南京后,查找相关资料。据西方影像学者吉蒙研究,埃及尔当时随身至少携带了两架不同尺寸的达盖尔银版法相机拍摄了澳门和广州,所以,埃及尔拍摄的澳门和广州有两种尺寸。

  由于时间久远及当时材料条件所限,埃及尔拍摄的这批中国影像画面已基本褪去,只有一些灰色的层次和轮廓。据约翰•伍德(John Wood)在他的《达盖尔银版风景照片》(The Scenic Daguerreotype, 1995)中这样写道:“由于抛光程度不够,加之使用便宜的金属版,埃及尔的照片在今天已经几乎不能辨认。”我看到的原作基本也是如此,现在所有的出版及展览的“高清”影像基本上都是在原作的基础上通过现代技术“还原”的。

  埃及尔拍摄的这批早期中国影像,是迄今为止已发现存世的十九世纪四十年代唯一的一批中国影像,这些影像开创了中国摄影的历史。于勒•埃及尔也成为中国摄影的奠基人。

  澳门氹仔口岸,达盖尔银版摄影法,于勒•埃及尔摄于1844年10月。法国摄影博物馆收藏

  “10月18日和19日,我花了两天时间,用达盖尔法相机拍摄澳门最引人入胜的景色。(……)去氹仔游览,这是一个口岸的名称,离澳门约4英里,被看作是澳门属地之一:它是由贫困渔民家庭居住的贫瘠岛屿组成,并为6吨到800吨的巨轮提供了一个优良的港湾。”1844年10月18日和19日

  澳门南湾一景,反转影像,达盖尔银版摄影法,于勒•埃及尔摄于1844年10月。法国摄影博物馆收藏

  “我利用白天拍摄澳门及其周边的不同景观,南湾码头、佛塔、内港、集市街道等给了我一些有趣的题材。今天我又碰到了愿意合作的中国人,摆好姿势一动不动。但是,他们拍摄前会要求看一看毛玻璃上反射出来的影像。”1844年10月26日

  

  澳门南湾建筑一景,纠正影像,达盖尔银版摄影法,于勒•埃及尔摄于1844年10月。法国摄影博物馆收藏

  “中午,我们看到澳门保卫城市的许多碉堡、别具特色的房屋,聚集在半岛的崎岖地形上。”1844年9月12日

澳门,达盖尔银版摄影法,于勒•埃及尔摄于1844年10月。法国摄影博物馆收藏

  “澳门半岛位于横琴岛的末端,花岗岩组成,沿伸至海里的过程中,一边形成内港,另一边,形成南湾。”1844年9月6日

澳门中国城区的妈阁庙正门,达盖尔银版摄影法,于勒•埃及尔摄于1844年10月。法国摄影博物馆收藏

  “路过的中国人自愿配合我,摆出最佳的姿势,但是拍摄前需要给他们看机器内部与毛玻璃上反射出来的影像,然后他们的惊叹声与欢笑声不绝于耳。”1844年10月18日至19日

  澳门进香的庙,达盖尔银版摄影法,于勒•埃及尔摄于1844年10月。法国摄影博物馆收藏

  “仪式伴着铜锣、大鼓和鞭炮声举行;在一大堆金黄色、银白色纸张燃烧的火光中结束。必须要说明的是,是铜替代了金,锡则替代了银,这就是烧纸钱,以这种方式供奉神仙,让他们闻到金钱的味道。”1844年9月5日

  全权代表们聚集在阿基米德号轮船上,达盖尔银版摄影法,于勒•埃及尔摄于1844年10月24日。法国摄影博物馆藏

  “全权代表们聚集在阿基米德号轮船上,法国和中国之间签订黄浦条约时,中法代表们的合影。” 1844年10月24日

  Pon Tin Quoi一家合影照,达盖尔银版摄影法,于勒•埃及尔摄于1844年10月。法国摄影博物馆收藏

  “我刚在潘仕成家里度过了一天,我带来了达盖尔法照相机,整个房间里的人都跑过来,他们都抢着来拍照,每个人都在我面前摆姿势,每个人都被我的达盖尔照相机拍摄到了。这个过程至少延续了三个小时,我听到了街上响起的锣声报时,这个艰巨的工作已持续三个小时了。”1844年11月21日

  广州一个有名的人家,达盖尔银版摄影法,于勒•埃及尔摄于1844年11月。法国摄影博物馆收藏

  “我们的船很快就靠岸接近潘仕成公园围墙的墙角,我急忙走向房屋,希望碰见一些当地的景象,我的达盖尔法相机可以把他们的特色准确地拍摄下来。”1844年11月5日

  三个广州高官,达盖尔银版摄影法,于勒•埃及尔摄于1844年11月21日。法国摄影博物馆收藏

  “他通知我们五名广州高级官员的到来(……)为欣赏着这项吸引整个城市的神奇发明,每个人都想拍照,(……)我开始准备新的感光版,我许诺给每个人拍照,所以拍摄了全家照,我拍摄了两张,留下来了一张,没有让他们知道。(……)当天我拍摄了10至12张感光版,所以我非常疲惫。”1844年11月21日

  广州市郊的潘仕成别墅主楼。潘仕成是清朝顶戴花翎第一等大官员,达盖尔银版摄影法,于勒•埃及尔摄于1844年11月。法国摄影博物馆收藏

  “从人工假山顶部,俯拍整个建筑(……)。这个拍摄点成为我使用达盖尔法照相的第一张,从露台看过去(……),显示出房子的正面,前面有一个大的铁丝鸟笼;巨大的石柱(……)支撑住房屋的底层,在部满莲叶的水池上延伸上来(……)屋顶上面有弯曲的瓦,房檐装馆装釉面陶器(……)这也是我第二张拍摄达盖尔法照片的主题。”1844年11月5日

  广州街头的民众,达盖尔银版摄影法,于勒•埃及尔摄于1844年11月。法国摄影博物馆收藏

  “流动摊贩,负责小食品供应,人们从四面八方交错而过,各类叫卖声,用震耳欲聋的器具夹杂着叫卖声,扁担挑在他们肩上,装着大筐的蔬菜、鱼、肉、活牲畜,就像天平一样保持着两边的平衡。”1844年11月4日

  广州的欧洲商馆区,拍摄于虎门河右岸,反转影像,达盖尔银版摄影法,于勒•埃及尔摄于1844年11月。法国摄影博物馆收藏

  “船迅速靠近广州;我们仍旧还有半小时的路程,但是周围已经有大大小小的船只了。”“我们终于到达这个‘浮动’的城市的中间,有成千上万只船、街道、小巷、商店(……)七点钟,我们到达了左岸,离法国商馆不远处,我们立刻住了下来。”1844年10月31日

  广州的欧洲商馆区,纠正影像,达盖尔银版摄影法,于勒•埃及尔摄于1844年11月。法国摄影博物馆收藏

  “郊区,更确切地说,是向外国人开放的街区,延伸至两个封闭城市的西面,南面和东面(……);西郊是最广阔的;包括领事居住的欧洲商馆区,周边成群居住着侨民(……)美国商馆占据着一个漂亮的欧洲建筑大厦,(……)至于法国商馆,建的简单端庄,就好像我们的贸易一样(……)”1844年11月4日

  广州,达盖尔银版摄影法,于勒•埃及尔摄于1844年11月。法国摄影博物馆收藏

  “我置身在美国商馆的最高点,为了用达盖尔法相机拍摄到广州市及其近郊的全景,(……)从这次远行起,我便能够用达盖尔法相机从城墙之上的至高点,拍到一个又一个全景。”1844年11月7日

广州城西部一览,达盖尔银版摄影法,于勒•埃及尔摄于1844年11月。法国摄影博物馆收藏

  澳门南湾,达盖尔银版摄影法,于勒•埃及尔摄于1844年10月。原作说明:“Eglise et fort de Ia pointe San FranciscoàMacao”泰瑞•贝内特收藏

  2012年5月24日,泰瑞•贝内特陪同黄建鹏在伦敦西南蓬通公路佳士得艺术品库房观看泰瑞•贝内特藏数百幅十九世纪中国摄影史早期摄影原作和数十本这一时期的原始影集,亲眼目睹于勒•埃及尔1844年10月拍摄的中国最早的影像之一《澳门南湾》,这幅影像入选泰瑞•贝内特《中国摄影史1842-1860》英文版封面。(戚梦莉摄)

图片 1

图片 2

一、先用photoshop将需要校正的脸部特写照片打开,点击图层面板下方的创建新的填充或调整图层按钮,选择创建色阶调整层,在RGB通道下把输入色阶设为36、1.00、255。

图片 3

图片 4

图片 5

二、接着再创建一个色相/饱和度调整层,在全图状态下把饱和度设为-21,其它为默认。

图片 6

图片 7

图片 8

三、创建一个色彩平衡调整图层,在高光状态下把色阶设为-35、-4、-38,勾选保持亮度。

图片 9

图片 1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